喜羊羊与灰太狼

欢迎来到喜羊羊与灰太狼 网站地图 sitemap
喜羊羊与灰太狼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1stemper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非诚勿扰
喜羊羊与灰太狼非诚勿扰
2021/03/29 来源:喜羊羊与灰太狼
    演出来的张博,就不是张博了……

    这是什么鬼话?

    周牧呆了呆,他没能理解其中的意思,不禁看向卜今,眼睛流露咨询、求助的神色。

    卜今叹气,“老施,你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吗?”

    “对,没错。”

    施龙燕沉声道:“老卜,我希望你能够支持我,不能让一帮无知的人,毁了我们近百年的心血。”

    “……老施,你这话过了,事情没那么严重。”

    卜今皱眉道:“大家不会忘记你们的功劳,也知道你们的付出。但是你们也应该清楚,时代在变化……”

    “不管时代怎么变,有些东西也需要坚守。”

    施龙燕一脸失望之色,“老卜,我觉得,你也变了。为了赚钱,丢了很多东西。”

    “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

    说罢,他甩了甩手,大步离开了客厅。

    “老施……”

    卜今追出去,却没能把施龙燕劝回来。一番纠缠,他只能无奈看着对方离开,然后回到了客厅。

    这变故,让周牧手足无措,这是翻脸了么?

    现代两大著名文学家决裂……

    这锅,他背不动啊。

    幸好卜今,也没忘记周牧,挥手让他坐下,苦笑解释,“别担心,这事跟你没关系,你只是不巧撞上了而已。就算换别的什么人演张博,他同样也会这样说。”

    “啊?”

    周牧微微安心,也觉得困惑,“为什么?”

    卜今想了想,慢慢解释,“你知道张博文化推广委员会吗?”

    周牧茫然摇头,他不知道。

    不过听名头,也能猜出是干嘛的。

    “哈哈,不知道也正常。”

    卜今笑道:“这个委员会,明面上才成立二三十年。但是他的前身张博文化研究会,却有一百多年的历史。”

    “早在一百多年前,张博一生的心血著作出版,就直接引发了全国的轰动,社会各界人士十分重视。一些人也自发的,成立了各种社团,研究、探讨这伟大的作品。”

    “由书及人,顺理成章。”

    卜今慢声道:“十几年过去,张博的书成为了不朽的名著,他这个人也成为了举世瞩目的大文豪,各个研讨社团觉得大家志同道合,干脆合并算了,共襄盛举。”

    “所以张博文化研究会,就这样成立了。又过了几十年,研究会日益庞大,遍布世界各地。”

    卜今轻声道:“公允的说,张博之所以成为了世界级名人,除了他本身的伟大以外,研究会的功劳也不小。”

    “后来官方决定把研究会收编,改成了文化推广委员会。”

    卜今叹道:“施龙燕就是委员会成员,他和一些人,对于张博传记片的态度……比较保守。”

    保守?

    分明是反对。

    周牧不明白,“为什么不同意呢?相比书籍文字,视频影像无疑更有利于推广啊。”

    “是啊,多数人清楚这个道理,所以张煌导演的拍摄计划,也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卜今苦笑道:“问题是……电影的剧本,为了更有传奇性,更符合大众审美情趣,多少有一些改编,不怎么符合史实。”

    “懂了。”

    周牧心领神会。

    说到底,传记片不是记录片啊。

    记录片还有剪辑呢,有一些优化的处理。更不用说电影,为了保证叙事的流畅、精彩,难免会增加一些冲突、矛盾,以便最大程度地调动观众的观影情绪。

    毕竟十几个亿的投资,不是“自嗨”型的小成本文艺片。

    不管是张煌,还是其他人,失败不起。

    人文意识,人性内涵,独特的审美……这些可以有,但是绝对不能晦涩难懂。

    电影立项之初,上面就已经确定了主题。

    这必须是一部“成功”的传记片。

    票房要,口碑也要。

    只有票房,没有口碑,算失败。

    只有口碑,没有票房,同样算失败。

    “张导难啊。”

    卜今由衷道:“身在漩涡中,还要考虑周全,方方面面的压力,还有看不见的角力。”

    “本来在他的斡旋下,勉强维持住了平衡。哪想到,施龙燕代表的保守学者,却杀了出来……”

    卜今摇头叹息,“如果他们坚持己见,不肯妥协的话。这电影还能不能拍下去,也是个问题。”

    “……这么严重?”

    周牧有点吃惊,不过他仔细一想,又觉得释然。

    所谓保守,可以称为顽固不化,不知道变通,也可以称为纯粹,信念如一,坚守传统。

    说起来,这算是理念之争。

    或许在一些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在一些人眼里,却是比天还大,绝对不能妥协。

    地球上,就有个显著例子。

    著名大导演,拍了部以手机为题材的电影,消费了某个著名主持人一把。第一次,勉强和解了,但是大导演还想消费第二次……

    主持人恼了,直接掀桌子。

    整个行业,引发了一场大地震,让大家瞠目结舌。

    肯定有人觉得,一部调侃性质的电影而已,大家不会当真,主持人却大动干戈,真的没必要,也无法理解。

    但是站在主持人的立场上,事关自己的声誉、名誉,怎么可能等闲视之,谁敢消费自己,就该一棒子打死。

    同样的,张博的传记片,在施龙燕的眼中,或许就属于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应该予以阻止。

    “委会员看似没有什么权力。”

    卜今意味深长道:“但是世界各国的学者彼此相通,如果他们联合起来反对,对电影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呃……”

    周牧若有所思,友邦惊诧啊。真发展到那个地步,为了顾全大局,只能牺牲电影了。

    “所以……没到那个地步,对不对?”

    周牧沉吟,又问道:“是不是,还有什么转机?”

    “哈哈。”

    卜今轻笑点头,“委员会内部,也有人支持我们的,毕竟这些年来,随着互联网发展,传统的出版行业,与纸相关的产业,基本进入了衰落期,日薄西山。”

    “委员会一些人,进行了数据大调查,发现现在的小孩,极少人知道这本书,问他们张博是谁,他们迷茫摇头。相反,问他们各种电影、动漫、游戏,他们却说得头头是道。”

    “这种情况下,如果再不思进取,固步自封,所谓的张博文化……早晚会烟消云散。因为没人感兴趣了,肯定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卜今郑重其事道:“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拍电影,拍电视剧,基本还搞漫画创作,让更多的人重新认识张博,让大众知道他的事迹,有什么贡献,取得什么成就……”

    “是。”

    周牧表示认同。

    “可惜……”

    卜今很无奈,“也有一些人,看不到时代的变化,或者是由于种种原因,反对这个决策。现在委会员内部,因为这个事情……差不多分裂了。”

    “……这是隐患啊。”

    周牧皱眉道:“如果不能妥善解决这个问题,就相当于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

    “对。”

    卜今点头,“所以张煌导演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者可以让施龙燕等反对者放下成见……”

    “什么办法?”周牧十分好奇。

    “试拍。”

    卜今笑了,直接道:“确定演员了,让你们学习一段时间,然后邀请委会员的人过来,表演几幕戏让他们品鉴。说得再多,不如让他们切身体验一下,影视表演的魅力。”

    “呲……”

    周牧吸了口凉气,“卜先生,你不该剧透的……这让我的压力很大啊。”

    通过演员的表演,决定一部电影的前途。

    还真是……刺激。

    成功还好,要是失败了。

    这口锅,谁来背?

    “哦,我忘了,你是主演。”

    卜今后知后觉似的,轻描淡写道:“不过没关系,如果你不行,还可以另外找别人嘛。”

    “……”

    周牧幽声道:“卜先生,你这是在安慰我,还是不看好我?”

    “哈哈。”

    卜今大笑,“年轻人,不要想太多。好好学习,努力用功,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都是很有意义的经历。”

    “喝茶,喝茶。”

    卜今示意,不再透露其它消息。

    周牧大概有数,坐了一会儿,就识趣告辞。

    “有时间过来坐……”

    卜今送走周牧,就回到客厅之中。

    一会儿,张煌出现,他坐在周牧刚才的位置上,拿起了一杯茶,轻轻品味,“怎么样,告诉他了?”

    “嗯。”

    卜今点头,也有几分不悦,“你这样算计一个年轻人,未免太过分了吧。既然他不是第一选择,直接跟他说就是了,又何必拐弯末角,绕这么多圈。”

    张煌摇头,“我自有主张。”

    “哼。”

    卜今冷笑,“所谓的主张,无非是树一个明靶,让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有什么阴谋诡计、明争暗斗,都往他身上使,从而保护了你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等电影开拍了,再随便找个借口,把他打发走,然后正主上位。张煌啊张煌,这样的手段,你不觉得……卑劣吗?”

    卜今失望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阴险?”

    张煌没有辩解,他沉默了片刻,才轻声道:“卜老,我有病……”

      <code id='80ce8'></code><style id='519f3'></style>
    • <acronym id='a0bff'></acronym>
      <center id='67451'><center id='90924'><tfoot id='b49e1'></tfoot></center><abbr id='de4ce'><dir id='94b6f'><tfoot id='572e8'></tfoot><noframes id='a4c63'>

    • <optgroup id='0ea4b'><strike id='663b1'><sup id='5aeb6'></sup></strike><code id='4b27f'></code></optgroup>
        1. <b id='28b52'><label id='bdf4c'><select id='f8b77'><dt id='93083'><span id='9e412'></span></dt></select></label></b><u id='e52e2'></u>
          <i id='b4bbd'><strike id='04990'><tt id='6702d'><pre id='87a0a'></pre></tt></strike></i>

              <code id='49007'></code><style id='83dce'></style>
            • <acronym id='f1a34'></acronym>
              <center id='d60c9'><center id='d7a12'><tfoot id='b941f'></tfoot></center><abbr id='1bf17'><dir id='50a0b'><tfoot id='4acda'></tfoot><noframes id='971a8'>

            • <optgroup id='488d5'><strike id='8d16d'><sup id='f8909'></sup></strike><code id='3a2af'></code></optgroup>
                1. <b id='d7356'><label id='27bb8'><select id='e5be1'><dt id='e70ea'><span id='48ac5'></span></dt></select></label></b><u id='53d7f'></u>
                  <i id='44bf8'><strike id='b37cc'><tt id='8d119'><pre id='a0d50'></pre></tt></strike></i>

                      <code id='25c12'></code><style id='1fa12'></style>
                    • <acronym id='cbecc'></acronym>
                      <center id='62292'><center id='320c1'><tfoot id='eb2d9'></tfoot></center><abbr id='64a7e'><dir id='2fe06'><tfoot id='4d9ce'></tfoot><noframes id='25219'>

                    • <optgroup id='e7b2c'><strike id='f634d'><sup id='40c6e'></sup></strike><code id='d9a25'></code></optgroup>
                        1. <b id='c7991'><label id='6a8c9'><select id='ac305'><dt id='cd5ef'><span id='90db5'></span></dt></select></label></b><u id='e5e84'></u>
                          <i id='76e35'><strike id='83916'><tt id='bd585'><pre id='381c3'></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