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与灰太狼

欢迎来到喜羊羊与灰太狼 网站地图 sitemap
喜羊羊与灰太狼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1stemper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非诚勿扰
喜羊羊与灰太狼非诚勿扰
2021/03/29 来源:喜羊羊与灰太狼
    淮北,武道协会馆。

    这里是淮北地区的总部,建筑相当豪华,其中最高的办公大楼,更是科技感十足,比起中心区的摩大楼更加壮观。

    此时,办公大楼的三十层会议室,一种高层正襟危坐,似乎在等待某饶到来。

    会长赵济道连坐都不坐,就这么站在会议室的门口。

    时间来到下午三点二十五分。

    会议原先准备在三点钟召开,如今已过差不多半时。

    但由于关键人物没到,会议迟迟无法召开。

    能够参加今这场会议的,全是淮北武道界会的高层。平日里只有别热他们的份,何曾试过等待别人?

    但今这个人物,却是让这群高层毫无怨言,甚至连不悦的神情都不敢露出。

    赵济道站在门口,脸上没什么表情。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一道身影出现在赵济道的视野中,不急不慢地……甚至可以懒懒散散地往会议室走来。

    人还没走近,赵济道就闻到一阵浓郁的酒味,几近令人窒息。

    但赵济道脸上还是露出无比恭敬的神情,鞠躬道:“左师,您来了,我们已恭候您多时。”

    被称呼为左师的中年男人留着长发,后面扎了辫子,面白无须,眼神迷离。

    “不好意思啊,中午去一个朋友家吃饭,喝零酒,没注意到时间,你们没等多久吧?”左师满脸醉意地道。

    “没等多久,没等多久,左师请进。”赵济道连声道。

    左师一走进会议室,一直坐着的一众高层,齐齐起身,给左师鞠躬问好。

    “嗯,坐下吧,可以开始会议了。”左师口齿不清地道,一屁股坐在会议室的首位上。

    赵济道在他旁边坐下。

    “呃……左师,那我们就正式开始会议了。”赵济道道。

    “开始吧开始吧。”左师眯着眼睛道。

    赵济道深深地看了左师一眼,而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另外一位高层,让他开始宣讲。

    “在最近一个月,淮北各个市区出现大量狂暴的武者。这些武者拥有共同的特征,他们的身形膨胀,力量极强,状态狂暴,会对眼前的一切进行破坏,尤其是对人。”

    “他们无差别对看见的人进行攻击,一出手就直取对方的性命。最近一个月,死在这些狂暴武者手中的平民老百姓非常多,数量高达……触目惊心。”

    “我们武道协会作出了应对措施,派出武者……但由于这群狂暴武者身体能的强大,还有他们出现的不定性,让我们陷入相当艰难的状态……”

    这名高层把一些数据,还有有关狂暴武者的特征都了出来。

    可他的稿子还没念完一半,会议室里却已响起一阵宏亮的呼噜声。

    众高层看着趴在桌上睡着的左师,脸色古怪。

    赵济道就是再能忍,此时脸上都浮现了不悦之色。

    这就是上面派来支援他们的左鸿儒,左师!?

    这态度也太嚣张了,根本就没把他们淮北武道界会放在眼里!

    “会长,这……”负责宣讲的高层看向赵济道。

    赵济道脸色阴沉,正想话。

    “你们好像对我很不满?”

    这个时候,响彻会议室的呼噜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略显阴柔的声音。

    众高层脸色一变,齐齐看向首位的左鸿儒。

    不知何时,左鸿儒已经坐直身躯,眼神锐利地扫视全场。

    此时的他,气势跟之前完全不同。

    最奇怪的是,连他身上浓郁的酒气都突然消失不见了。

    “赵会长,我希望你能弄明白一件事情,我是来援助你们淮北武道协会的,我对你们只有恩情。”左鸿儒眼神阴冷地看着赵济道,道,“就算我睡着,你们对我也得万分恭敬。”

    “对,对不起,是我们不对……”赵济道脸色大变,连声道。

    左鸿儒没有话,而是冷冷地扫视全场。

    “想要得到我的援助,必须彻底臣服于我,明白?”

    没人敢话。

    一阵冰冷的恐怖气息从左鸿儒的身上散发出来,充斥着整个会议室。

    “我问你们话,你们就得回答。”左鸿儒阴恻恻地道。

    这句话犹如一把刀子戳入内心,让人浑身一个激灵。

    “明白!日后我们淮北武道协会整体,都会听命于左师您!”

    赵济道立即起身,深深地给左鸿儒弯腰鞠躬。

    其他的高层哪里还敢有别的想法,跟着鞠躬。

    “好,为了表示你们的诚意,这个会议期间,你们就一直这么弯着腰吧。”左鸿儒冷冷一笑,道。

    作为京城武道协会的护法之一,他实力超凡,眼高于顶。

    眼前这群所谓的高层,在他眼里连屁都不如,他无需给任何人面子。

    在左鸿儒的话出口,会议室内的景象就变得有些滑稽。

    平日里位高权重的一众高层,值得保持弯腰的姿势,大气都不敢喘。

    “一共有多少个狂暴的武者?”左鸿儒靠坐在椅子上,问道。

    “目前收集到的情报……”那个负责宣讲的高层,正要话。

    “不要这么多,我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左鸿儒冷声道。

    这位高层浑身一颤,颤声答道:“五,五百多个。”

    “五百多个?”左鸿儒微微眯眼,道,“意思就是数量还不明确?”

    “是,是的。”那个高层答道。

    “既然如此,那就先调查清楚这些狂暴武者的数量!我需要一个精确到个位的数字!”左鸿儒冷声道。

    “明白。”高层立即回答。

    完这件事之后,左鸿儒陷入了沉默。

    整个会议室安静下来。

    良久之后,左鸿儒突然开口问道:“之前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方羽,我想见他一面。”

    赵济道见没人敢应声,便开口道:“左师,我们之前已经也想见此子一面,但对方似乎并不想……”

    “我管他想不想,总之我要见他一面。”左鸿儒冷冷地道,“他要是不愿意来,就强行让他来,明白吗?”

    “可,可是他……”

    赵济道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可是亲眼看着武圣陈洛被方羽击败的过程!他清楚方羽的实力有多恐怖!

    方羽若是不想与左鸿儒见面,谁能强迫?

    “噢,你们的确奈何不了他。”左鸿儒摸了摸下巴,露出阴冷的笑容,“行吧,这件事就算了,我自己会处理。”

    赵济道松了一口气。

    “今就这样吧,我得回去休息了。”左鸿儒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会议室。

    在离开之前,他拍了拍赵济道的头,道:“你跟我一起走。”

    待两人一同离开会议室之后,会议室内的一众高层,才敢直起腰来,叫苦不迭。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京城来的这位左师,竟如此难相处!比他们接触过的任何大人物都要嚣张狂妄!

    偏偏他们还没法反抗!

    这可是来自京城武道协会的护法,万万不可得罪!

    赵济道走在左鸿儒的身旁,一同乘上电梯下楼。

    一路上,左鸿儒不话,赵济道也不敢开口,额头上满是汗水。

    “赵会长,我昨晚就来到淮北,你竟然没有来迎接,这倒是让我有些不爽啊。”左鸿儒淡淡地道。

    “左,左师,昨晚在下正在处理一些紧急的公务……”赵济道慌忙解释道。

    “这样吧,你今尽管给我安排一些玩乐,我若是高兴,倒可放你一马,否则……”左鸿儒冷冷一笑。

    听到这句话,赵济道脑中灵光一闪。

    他之前就了解过,这位来自京城的左师,似乎极好女色。

    “我明白,一定会尽力给您安排最好的!请左师放心。”赵济道道。

    ……

    方羽和苏冷韵一同回到公寓。

    刚推开大门,迎面就看到阳台之上站着一道虚影。

      <code id='0cc5b'></code><style id='fb884'></style>
    • <acronym id='5795a'></acronym>
      <center id='bdebf'><center id='70f0b'><tfoot id='ac70a'></tfoot></center><abbr id='c91ed'><dir id='fe2b7'><tfoot id='805f4'></tfoot><noframes id='4d845'>

    • <optgroup id='f84af'><strike id='d77cf'><sup id='99edf'></sup></strike><code id='103ca'></code></optgroup>
        1. <b id='a15f3'><label id='9c174'><select id='f2384'><dt id='3befb'><span id='0acf4'></span></dt></select></label></b><u id='eed07'></u>
          <i id='9ed13'><strike id='527a1'><tt id='a0f93'><pre id='12bf0'></pre></tt></strike></i>

              <code id='01f68'></code><style id='cdd3e'></style>
            • <acronym id='df811'></acronym>
              <center id='94fef'><center id='f9de6'><tfoot id='9c745'></tfoot></center><abbr id='e16cb'><dir id='e8bd1'><tfoot id='13326'></tfoot><noframes id='05eb3'>

            • <optgroup id='eca93'><strike id='cbee6'><sup id='7f1db'></sup></strike><code id='9be26'></code></optgroup>
                1. <b id='365d2'><label id='7afaf'><select id='4f3e9'><dt id='04fea'><span id='20171'></span></dt></select></label></b><u id='37fee'></u>
                  <i id='b3dfd'><strike id='784ab'><tt id='7069f'><pre id='b91f2'></pre></tt></strike></i>

                      <code id='efde8'></code><style id='861eb'></style>
                    • <acronym id='3b94f'></acronym>
                      <center id='a5750'><center id='11b1a'><tfoot id='62a14'></tfoot></center><abbr id='ff2b1'><dir id='1f3a7'><tfoot id='d9389'></tfoot><noframes id='4918a'>

                    • <optgroup id='a6c14'><strike id='09b3c'><sup id='aab4d'></sup></strike><code id='73598'></code></optgroup>
                        1. <b id='25814'><label id='68492'><select id='0f96b'><dt id='79cb9'><span id='fbe50'></span></dt></select></label></b><u id='8e85f'></u>
                          <i id='ffe03'><strike id='3dad4'><tt id='904a5'><pre id='74ec2'></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