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与灰太狼

欢迎来到喜羊羊与灰太狼 网站地图 sitemap
喜羊羊与灰太狼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1stemper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非诚勿扰
喜羊羊与灰太狼非诚勿扰
2021/03/29 来源:喜羊羊与灰太狼
    “锐哥安全了。 ”叶霜降对躺在病床上的闫未央说道。

    此时,闫家二小姐已经回到了华夏,并且在江京军区的医院接受了外科手术。

    她这几个小时里面一直处于全麻的状态之中,并没有看到苏锐在三个小时前发来的消息。

    而当叶霜降说出这句话后,闫未央本来因为麻药而显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头脑,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太好了。”她的美眸间一瞬间就闪动出了光彩。

    此时闫未央的面色还有些苍白,嘴唇也都没有多少血色,但是,配上这样的神情,此刻的她真的很是动人。

    闫未央此时盖着被子,并没有穿上衣,她的左肩膀上缠着绷带,用夹板固定住了,雪白的肩膀微微露出一线,这是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这和闫未央平时的知性干练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状态。

    叶霜降也是难得回来了一趟,她坐在闫未央身旁,说道:“锐哥现在已经转战欧洲了,他要去扑灭亚特兰蒂斯的战火,而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心养伤。”

    经过了这次的非洲,闫未央和叶霜降彼此之间的关系,已经在朝着“闺蜜”的方向发展了。

    而在此之前,这两个在不同领域各有建树的女强人,压根不知道闺蜜为何物。

    “锐哥他能支撑得住吗?”闫未央不由地担忧的问道。

    她的眼前不禁浮现出了曾经那个“最美的逆行背影”,闫未央这次终于更加深切的理解了,为什么这个男人能够当得起“国民英雄”这个称呼。

    再也没有谁比他更合适了。

    这四个字的背后,是一往无前的勇气,是沉甸甸的责任,更是永远不会变凉的热血。

    “锐哥要去救他的朋友。”叶霜降说道:“或许,这就是他为什么有这么多朋友愿意帮助他的原因。”

    说着,叶霜降笑了起来:“这一次,我们也能算是锐哥的朋友了。”

    闫未央的唇角微微翘起,牵扯出了一丝微笑:“是朋友,更是战友。”

    其实,在苏锐冒着生命危险,替闫未央挡下里克斯拉的那一下重击的时候,闫未央的心中不可避免的会产生一些想法,那是比崇拜与友情更加炽热的东西。

    可是,至于闫未央会不会把这种情绪表达出来,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或许,她也会将某种愿望永远的藏在心底。

    那个愿望,滚烫滚烫,一如苏锐喷在她脖颈上的那口鲜血。

    …………

    “宙斯先生,很抱歉,前面就是亚特兰蒂斯的家族地域了,任何人都不能过去,包括众神之王在内,否则的话,一定会付出代价。”

    这句话中真是满满的威胁意味。

    站在宙斯前方的,是两个身穿金色长袍的男人,他们虽然都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却和“苍老”没有太大的关系,腰背笔直,眼神凌厉,身上涌动着强大的力量波动。

    在他们的周围,躺着几个尸体,都是穿着黑色的军装,肩章上的图案是两把刀和一支枪交织而成。

    这是宙斯身边的那一支秘密力量!

    宙斯看着自己的部下,眼

    神平静,从目光之中根本看不出这位众神之王到底有着怎样的心情。

    “你的这几个手下很不错,假以时日,他们一定会站在更高的高度上。”其中一名扎着马尾辫的老人说道:“只是可惜的是,他们今天都不得不死在这里了。”

    这个老人的辫子甚至一直拖到了腰部,如同金色瀑布一样,非常地顺滑。

    “如果我的情报没有错误的话,你是波苏拉。”宙斯看着这个长发男人:“亚特兰蒂斯的家族长老之一,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世人眼前露面了。”

    “嗯,不愧是众神之王,这情报确实还挺详细的,我这么多年不出山,还以为人们都已经忘记我了。”波苏拉右手负予身后,捏着马尾辫的尾端,这个姿势让他显得胜券在握:“宙斯先生,你的心性也是相当坚韧的,看到手下惨死,却仍旧可以不为所动,我真奇怪,为何即便这样,却也仍旧有那么多人愿意为你卖命?”

    宙斯看了看倒在地上的那几个部下,神情之中仍旧没有波动:“你们只是拦下了我的几个手下而已,而更多的人,则是已经从侧翼杀进去了。”

    优秀的手下死去了,宙斯固然会心痛,可是如果他因此去冲动的做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那么也不可能站在现如今的高度上。

    波苏拉的激将法,在宙斯的身上完全不可能起作用。

    “侧翼?”波苏拉笑了笑:“不,宙斯先生,这不可能,侧翼的防守更加强大,你的这些精锐手下若是走侧翼的话,会死得更惨。”

    “是的,你无法想象亚特兰蒂斯的战斗力到底精锐到了什么程度。”这时候,另外一名黄金家族高手发话了,他留着平头的,头发看起来很坚硬,根根冲天,就像是头顶一把金色的铲子,此人微笑着说道:“你的神王卫队,或许现在已经死伤惨重了。”

    “你叫穆苏坦博,同样也是长老之一。”宙斯的神情仍旧很淡漠:“没想到,你们这两个超级高手,都是激进派的人,我还以为你们会站在资源派的那一边。”

    “如果我们是资源派的人,那么现在就不会只是个家族长老了,至少有能力和亚特兰蒂斯现任族长掰一掰手腕了。”穆苏坦博说道。

    说话间,他已经从腰间抽出了两把金色长刀。

    宙斯却仍旧没有什么动作,他说道:“亚特兰蒂斯乱到了现在这种程度,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们的现任族长还是没有现身?”

    这是宙斯没有看明白的地方。

    之前,他在和军师交流的时候,军师也曾提起了这个疑点,身为一族之长,肩负重任,为何面对如此动-乱却无动于衷?甚至……都不知所踪!

    军师当时给出了两个推断要么现任族长已经死了,要么……生不如死。

    但是,宙斯却持不同的看法。

    当时,宙斯说道:“军师,你没见过亚特兰蒂斯的现任族长,但是我见过,他目前还不没有到会死的年纪,更不会被人折磨的生不如死。”

    宙斯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现任族长是个智勇双绝的人物,绝对不可能被人算计到掉进坑里爬不出来。

    这个问题到现在都还没解开。

    “我们的族长,毕竟已经很老了。”这个穆苏坦博冷笑了两声:“他从多年前就宣布进行闭关,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说不定……”

    长发的波苏拉把话头接了过去:“或许,我们的族长大人,早就已经死在了他的闭关密室之中了。”

    这似乎是关于那个问题的最好解答方式了。

    然而,宙斯却并不这样想。

    他摇了摇头:“或许,很快就要见到真正的答案了。”

    这一次,他这个众神之王都被人算计,不得不亲自下场,那么,整个事情的幕后,又会有着怎样的阴谋呢?

    仅仅是里克斯拉主导了这一切吗?

    宙斯才不会相信!

    “神王先生,如果你继续在这里跟我们聊天的话,那么你的这一支近卫军可能就要死光了,我说过,侧翼的防守力量更强大。”

    宙斯却冷冷地笑了笑:“不,我在这里多和你们聊一会儿,就可以多拖住你们一会儿,毕竟,作为一个领导者,为手下减轻压力,也是分内之事。”

    “宙斯,你说什么?”

    “你哪里来的自信!这种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再虚张声势了!”

    本来,波苏拉和穆苏坦博都显得信心满满,自以为能够全歼宙斯的那一支神秘队伍,可是,现在看来,宙斯那么的自信,一点儿也不焦躁,这反而让这两位黄金家族的长老级高手都有些心里没底了!

    “作为将死之人,你们没必要知道答案。”宙斯说着,看了看穆苏坦博手中的双刀,然后目光又转向了波苏拉:“你怎么还不亮出你的标志性武器呢?那么多年没见,我已经很怀念你的骑士长剑了。”

    波苏拉呵呵冷笑了两声,把地上的一个长长的大号木盒子捡了起来。

    打开,一把闪着寒芒的骑士长剑正静静地躺在其中。

    在亚特兰蒂斯,这是一把少有的不是金色的武器。

    “这颜色,看着顺眼多了。”宙斯说道。

    说话间,他的双掌之间已经开始涌动着力量了,周围的气压似乎都变得更低了一些。

    这气场是有如实质的,似乎连轻风都开始变得沉重了起来。

    “波苏拉,你的这把新剑用起来顺手吗?”就在宙斯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道粗犷低沉的声音在一旁忽然响起:“武器,还是原来的比较趁手吧?”

    一个身穿冲锋衣的高大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场间了!

    他来的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但是,此时一开口,他的气场随着声音辐散开来,整个身形也开始给人造成了一种如山如岳之感!

    见到此人,波苏拉的脸色立刻变了!甚至很明显地白了几分!

    “加图索?”波苏拉吼道:“这不是你们地狱该插手的事情!别搞错了自己的立场!”

    加图索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冲锋衣:“你看仔细了,这不是地狱军装,而是一件很普通的衣服,这一次,我只代表自己,和地狱军团无关。”

    说完,他看着那把骑士长剑,笑了笑:“我曾经折断过你的骑士长剑,现在,我完全不介意把这种行为再重复一次。”

      <code id='0a82a'></code><style id='bccdc'></style>
    • <acronym id='a2554'></acronym>
      <center id='0afa4'><center id='81b54'><tfoot id='59829'></tfoot></center><abbr id='0ac04'><dir id='35b48'><tfoot id='b545c'></tfoot><noframes id='11d84'>

    • <optgroup id='fc703'><strike id='d81c7'><sup id='5e414'></sup></strike><code id='62765'></code></optgroup>
        1. <b id='60f17'><label id='9ccc2'><select id='a38eb'><dt id='28358'><span id='6f365'></span></dt></select></label></b><u id='5fec7'></u>
          <i id='5cecd'><strike id='91eb8'><tt id='6abfe'><pre id='6fd38'></pre></tt></strike></i>

              <code id='31b1f'></code><style id='fa1a7'></style>
            • <acronym id='1bef8'></acronym>
              <center id='eac31'><center id='8938f'><tfoot id='926da'></tfoot></center><abbr id='c6eb7'><dir id='1f76c'><tfoot id='1302b'></tfoot><noframes id='4f817'>

            • <optgroup id='1ec6b'><strike id='dd6ae'><sup id='38f23'></sup></strike><code id='945a6'></code></optgroup>
                1. <b id='38c0b'><label id='b0373'><select id='e72e0'><dt id='53b48'><span id='b18f0'></span></dt></select></label></b><u id='769d1'></u>
                  <i id='f24eb'><strike id='75a13'><tt id='66021'><pre id='eac1d'></pre></tt></strike></i>

                      <code id='ec95b'></code><style id='d0e71'></style>
                    • <acronym id='937ae'></acronym>
                      <center id='19e44'><center id='bcdbc'><tfoot id='9a52a'></tfoot></center><abbr id='05dc8'><dir id='1cec9'><tfoot id='d8b0e'></tfoot><noframes id='f61b6'>

                    • <optgroup id='26d47'><strike id='57098'><sup id='7e3f0'></sup></strike><code id='4d17f'></code></optgroup>
                        1. <b id='aaeae'><label id='961e8'><select id='5d250'><dt id='e7dd9'><span id='e448a'></span></dt></select></label></b><u id='a8f8a'></u>
                          <i id='a9b0f'><strike id='15fad'><tt id='d62ff'><pre id='1495d'></pre></tt></strik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