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羊羊与灰太狼

欢迎来到喜羊羊与灰太狼 网站地图 sitemap
喜羊羊与灰太狼有限公司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1stemperor.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当前位置: 内容 >非诚勿扰
喜羊羊与灰太狼非诚勿扰
2021/03/29 来源:喜羊羊与灰太狼
    “这么一个大美女,主动要陪你睡觉?”周显威哈哈一笑,一下子兴奋了起来,眼睛里流露出向往的光芒:“天底下竟然还能有这等好事?”

    “什么好事,都是有目的性的交易而已。”苏锐淡淡说道。

    周显威的眉头一挑:“答应啊,为什么不答应?你要是拒绝,这也太暴殄天物了吧!你要是不要,那不如让给我啊……”

    这句话还没说完呢,周显威的屁股上就挨了一脚。

    “少废话,快点去找刀!”苏锐冷着脸说道。

    …………

    “小姐,刚刚那个男人……”在格莉丝的车上,是个女人在开车,副驾上也坐着一个女保镖。

    这两人都是格莉丝的心腹,她们以往可从来没有见过自家小姐和别的男人表露出如此亲密的状态,这种搂搂抱抱简直都有些超出尺度了,因此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他完全值得信任,接下来,如果没有他的力量来帮助,我会很难办。”感受到了脚底伤口所传来的疼痛,格莉丝轻轻地皱了皱眉头:“毕竟,甘尔博斯回来了呀,我的哥哥可是个很能带给别人惊喜的人呢。”

    说到这里,她不无遗憾地说道:“可惜的是,不能够参加今天晚上的事情了,和那个家伙在一起,可真的很刺激。”

    说这句话的时候,格莉丝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一抹亮光,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一抹光芒。

    “今天晚上小姐遇到了袭击,这件事情需要告诉族长吗……”这个女保镖口中的族长,指的就是费茨克洛了。

    敌人是谁尚不明确,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我亲自来跟他说吧,或许,老爸所做出的判断,比我要准确得多了。”格莉丝轻轻地摇了摇头:“希望这件事情不是我的那个好哥哥所为,不然我真的会有些失望的。”

    说完,她便给费茨克洛打电话了。

    可是,格莉丝打了好几遍,却一直无人接听。

    格莉丝就算是穷尽想象力,可能也无法猜到,自己的父亲此时究竟在做些什么。

    …………

    在费茨克洛的某个秘密居所之中,他正气喘吁吁地靠在床上,老情人狄特丽则是靠在他的身边,风韵犹存的脸上全是满足之意。

    “好久没见到你这样了……”狄特丽温柔地看着费茨克洛:“大概是有十几年了吧……”

    等了十几年,老龄春风总算度了玉门关。

    费茨克洛点了点头,颇有些:“本以为自己上了年纪,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还能年轻一把。”

    他自己也有点意外,在这强力运动之后,虽然身体有些疲惫,但竟然还觉得精神非常好,仿佛一下子年轻了二三十岁。

    这种感觉,已经许久未在他的身上出现过了。

    “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费茨克洛摇了摇头,开始陷入了沉思之中。

    激情过后,冷静下来的石油大亨,开始回想今天晚上所经历的每一个细节了。

    “是不是那瓶水的缘故呢?”费茨克洛不禁说了出来。

    “什么水?”狄特丽问道。

    “不不,没什么,没什么。”费茨克洛毕竟还是个男人,不能把自己这种依靠外物的事情给说出来,于是搂着身边的女人,说道:“亲爱的,我们继续吧。”

    狄特丽的眼波瞬间变得更加温柔:“你真的还可以继续吗?”

    其实,狄特丽恰恰是拥有这种不争不抢的温柔性格,才会跟着费茨克洛那么多年,后者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对方从自己的身边给“遣散”。

    看来,生命科学实验室里的这种“衍生物”,好像不仅没有什么副作用,反而还让费茨克洛感受到了久违的年轻……不知道这对于八十八秒的苏小受会不会有效果。

    以石油大亨的聪明脑袋,只要让他冷静下来,给他足够的时间,就不可能想不明白这件事情。

    …………

    苏锐带着周显威追了一段路,本来有点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结果却没想到,卡娜丽丝就在眼前出现了。

    一个高挑的身影,就站在前方几十米的路灯下面,手里拿着欧罗巴之刃。

    “喂,快点把刀还给我!”周显威立刻喊道。

    这个家伙看样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卡娜丽丝看了周显威一眼,冷淡地说道:“打不过就不要嚷嚷,渣男,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变成太监。”

    周显威立刻闭上了嘴。

    其实,刚刚卡娜丽丝不仅有杀他的机会,甚至……如果这位女中将一心想要让周显威断子绝孙的话,好像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还不赶紧谢谢人家对你手下留情?”苏锐没好气地说道。

    的确如此。

    苏锐能够看明白,自从上次放了卡娜丽丝之后,后者这次也放过了周显威,抛开立场问题的话,两边算是两清了。

    至于接下来能不能化干戈为玉帛,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回想着之前的一切,周显威垂头丧气,说道:“多谢女侠对我手下留情。”

    卡娜丽丝走了过来,看着苏锐,眼神平静,似乎之前对周显威的那些怒意已经全然消失不见了。

    她淡淡地说道:“管好你手底下的渣男们。”

    对于对方的这个称呼,苏锐哭笑不得,不过,由于大家本来就不是朋友,所以,苏锐也没必要把姿态放得太低。

    如果这个卡娜丽丝不准备主动把刀交出来的话,那么苏锐就准备动手明抢了……相信对方还不至于愚蠢到这样的程度。

    “我的手下并没有渣男,至于你总是这样说,可能会对渣男这个词有一些误解。”苏锐说道:“在我这边,可没有任何人对你始乱终弃。”

    周显威立刻跳了起来:“是啊,我就说吧,我可没有提上裤子不认人!”

    苏锐不禁无语,又踹了周显威一脚!

    你提上裤子不认人是一回事,你脱没脱裤子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说话能不能不要引起这么大的误解!

    “你……”卡娜丽丝看了看周显威,眼中的怒意又升起来了。

    “把刀给我。”苏锐说道。

    “如果我带着欧罗巴之刃远走高飞的话,你会怎么办?”卡娜丽丝并没有立刻把这把刀还给苏锐,而是问了一个看似很难回答的问题。

    “地球就这么大,我肯定会把你找出来……然后,杀了。”苏锐的声音平静,好像是在阐述着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卡娜

    丽丝的面色微微一变,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苏锐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她能够从对方的话语之中感受到一股隐藏的杀气。

    看到对方的神情,苏锐笑了笑:“当然,如果你愿意退出地狱,就此加入太阳神殿的话,或许你就会迎来另外一种结果了。”

    卡娜丽丝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你这是认真的吗?”

    “信不信由你,毕竟,对于一个曾经想方设法要杀掉我的女人而言,我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已经算是非常大度的体现了。”

    说完了之后,苏锐摇了摇头,伸出手来:“把刀给我。”

    卡娜丽丝这一次并没有再拖延,把欧罗巴之刃交还到了苏锐的手里。

    掂了掂这把刀,苏锐盯着对方,说道:“你明明可以藏起来,让我找不到这把刀,为什么要主动出现在这里?”

    这句问题很有深意。

    周显威也露出了稍稍疑惑的神色。

    的确,他有点不太理解卡娜丽丝的做法,难道说,这个地狱中将是真的想要化干戈为玉帛?

    “有个人曾经提醒我,让我尽量不要和你们作对。”卡娜丽丝的神情之中隐藏着复杂之意,“所以,我想了想,这把刀被我带在身边也没有用……而且,气也出了,就算了吧。”

    气也出了?

    这指的就是把周显威痛殴一顿的意思!

    后者一脸黑线,偏偏只能忍下来,没办法,既然打不过人家,这口气就只能受着了!

    “那么,我能不能知道,提醒你的那个人是谁?”苏锐问道。

    “我不方便说。”卡娜丽丝挪开目光。

    苏锐眯了眯眼睛:“我想,他在地狱之中,一定是个非常有影响力的人吧……毕竟,撒旦之翼的阿隆已经完蛋了,你们那个组织里有资格说服你的人并不多了。”

    答案已经是呼之欲出。

    卡娜丽丝面无表情,不置可否。

    “你来到米国,是地狱的意思,还是他的意思?”苏锐问道。

    “是我自己的意思。”卡娜丽丝淡淡回答。

    苏锐笑了笑,他能够看出来,卡娜丽丝在隐藏一些东西,于是接着问道:“你接下来去哪里?”

    “无可奉告。”

    卡娜丽丝说完,便转身朝着远处走去了,在路灯之下,那高挑的背影,显得还挺落寞的。

    “啧啧,真是个我见犹怜的美人儿啊。”周显威盯着卡娜丽丝、不,确切的说,他盯着对方的两条大长腿,陷入了沉思之中。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在打这两条腿的主意。

    果然,下一秒,这货就暴露了本性:“腿玩年啊腿玩年……”

    “你去,跟上她。”苏锐对周显威说道。

    “我为什么要跟上?大哥,你这绝对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啊!”周显威的脸立刻垮了下来。

    “这次她不会对你动手了。”苏锐眯了眯眼睛,随后笑了起来:“况且,我觉得,用你的下半-身幸福来让一个地狱中将离开地狱,好像也是挺划算的生意。”

    周显威立刻呆住了,然后缩着腿往后退,小腹间好似有着阵阵凉风吹过。

    但是,苏锐直接在这个家伙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

    “去陪陪卡娜丽丝!哪怕死缠烂打也要跟着!”

    苏锐这一脚所用的力气可不小,周显威直接凌空飞出了十几米,随后踉跄着落了地。

    然而,由于没能抵消掉苏锐的前冲之力,周显威趔趄了好几步之后,单膝跪倒,这才堪堪止住身形。

    可他这一下,竟是直接跪在了卡娜丽丝的身前!

    “你在干什么?”卡娜丽丝看着跪在面前的周显威,有些呆住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周显威一脸艰难地跪在地上,他看了看自己的膝盖,随后说道:“大概是……我的身体想要让我对你求婚?”

    啪!

    一声脆响!

    可怜的周显威再一次地被抽在了地上!

    当然,他虽然已经意识到对方要打脸,提前用胳膊护住了,可卡娜丽丝的力量实在太大,仍旧把他给抽翻在地了。

    随后,这位地狱中将便迈过了周显威,朝着远处走去。

    “继续跟上。”苏锐对周显威做了个手势。

    后者看着苏锐,一脸幽怨,随后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一瘸一拐地朝着卡娜丽丝追去。

    …………

    二十分钟后。

    苏锐站在了邓年康的面前。

    他说道:“装备已经全部齐了。”

    两把刀插在苏锐的后背上,镭金长棍束在腰间,四棱军刺则是收缩起来藏在衣袖之中。

    不过,苏锐并没有穿那身刀枪不入的高科技防护服。

    他觉得,既然是战斗,就总要冒着一些负伤的风险,否则的话,这样立于不败之地的战斗也不会给自己带来太大的提升效果。

    “带着这么多武器,当心杂而不精。”邓年康说道。

    的确,现在的苏锐看起来就像是个移动的武器架子。

    “还行,都能用得着。”苏锐嘿嘿笑了笑。

    这笑容之中带着一股贱贱的味道……嗯,在自己这位一刀几乎能开天辟地的师兄面前,苏锐总是非常谦虚的。

    “嗯。”邓年康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并没有反驳:“或许,你也会走出一条专属于你的路。”

    这一句话之中,包含着很多嘱托。

    “师兄,我们这次的目的地在哪里?”苏锐问道。

    邓年康没说话,他只是抬头看了看远处的夜空。

    苏锐疑惑地问道:“看什么呢?在天上?”

    紧接着,苏锐便意识到,自己的这个问题究竟有多脑残了。

    因为,已经有轰鸣声从云层之中传出。

    一架直升机从浓浓的夜色之中杀了出来!

    见到了此景,苏锐有些呆住了。

    “还能有这种操作吗?”他问向邓年康:“师兄……你的直升机?”

    邓年康不置可否,并未多言。

    一个华夏江湖高手,在竟然米国有直升机接送?

    这对于苏锐来说,其实是一件挺有违和感的事情。

    三分钟之后,这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了。

    一个身穿忍者服装的女人出现在了机舱门口。

    “是敌是友?”苏锐愣了一下,随后直接把刚刚失而复得的欧罗巴之刃给抽了出来!

    “是友非敌。”邓

    年康说道。

    这个女忍者的面容被黑布遮挡住了,但是苏锐仍旧能够看到对方眼底的惊讶意味。

    很显然,对方是看到老邓之后才会如此震惊的。

    “耐人寻味啊。”苏锐忍不住地说了一句。

    他倒是越来越想发掘邓年康身上的故事了。

    “母亲让我来接人,没想到是您来到了米国,大人,您好。”这个女忍者立刻单膝跪地,对邓年康行了个大礼!

    在说话的时候,她的声音微颤!

    苏锐更是直接看呆了。

    大人?

    这是在喊老邓吗?

    看不出来啊,老邓常年在草原上隐姓埋名地生活着,没想到海外经历还这么丰富!

    苏锐能够很明显地看出来,这个女忍者在看到邓年康之后,非常不淡定,眼中的激动情绪几乎是要满溢而出了!

    然而,邓年康却根本没看对方一眼,面无表情的从这女忍者旁边掠过,直接一步跨上了直升机。

    “先生,请。”随后,这个女忍者站起身来,对苏锐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苏锐也点了点头,带着满肚子的问题上了直升机。

    随后,舱门关闭,直接朝着这个城市的西南方向飞去。

    “我们这次去杀什么人?”由于老邓同志上了飞机之后就开始闭目养神了,苏锐便只能问向那个女忍者。

    他自己都快要被邓年康的人际关系给搞糊涂了,心底的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大丸流。”这个女忍者说着,把脸上的黑布解了下来,露出了颇为清秀的面庞。

    她看起来也不超过三十岁,应该是个东洋和白种人的混血,个头不算高,但是颇为立体且精致的五官中却流露出了一种东西方综合起来的性感味道。

    “大丸流?”苏锐轻轻地皱了皱眉头,表示没听过这个名字。

    其实,他对北美地下世界并不算是特别了解,西方黑暗世界的主要势力版图也基本上集中在了欧洲。

    这时候的苏锐不禁想到了宙斯曾经给自己的那一张名片。

    在上一次陪着丹妮尔夏普来到米国之前,宙斯特地把这个联系方式交给苏锐。

    那位是宙斯的启蒙老师,是北美地下势力教父级的人物。

    那一次的米国之行中,苏锐并没有遇到不可抵抗的危险,因此便没有动用这个联系方式。

    虽然他对于那位传奇般的人物也挺好奇的,但是也一直都没有去打扰的意思,也不知道这一次的情况会如何。

    这一次的米国之行,对于苏锐而言,需要涉及到的势力更多,利益纷争更加的错综复杂,而且,说实话,这一片大陆的地下世界,应该并不是太欢迎阿波罗这种天神级人物的到场。

    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要趁机扩大自己的势力版图。

    “是的,大丸流,他们很强大。”这个女忍者说道。

    这介绍也太言简意赅了,让苏锐听了之后仍旧觉得一头雾水。

    “你们和他们……不是一伙的?”苏锐纠结了一下用词,才说道。

    “不是,我们和大丸流同属于东洋后裔,早在米国成立之前便飘零到此扎根了,但是,他们的天赋更强,功法也更厉害,我们这个势力,一直都躲在夹缝之中求生存。”这个女忍者说道。

    她总算是说了一句足够长的话了。

    “为什么我家老邓要杀他们?”苏锐暗戳戳地指了指邓年康的后背,问道。

    “这件事情很复杂。”女忍者看了苏锐一眼,竟是又打住了话头。

    苏锐几乎抓狂了,大姐,你这话说的,简直比那些写小说喜欢断章的作者还要可恶啊!

    “那还是我出生之前的事情。”沉默了两秒钟之后,女忍者又说道。

    “呃,然后呢?”苏锐有气无力地问了一句。

    他扭头看向舷窗的外面,发现这直升机还在朝着西南方向飞,好像是飞往另一座城市,而那座城市,正是……米国最富有最繁华的地方,纽因。

    “这个大丸流几乎掌握了地下人口贩卖的所有渠道,在过去的一百多年时间里面,他们通过这个方式,攫取了大量的财富。”这个女忍者说道,“想必,邓大人的故事,大概和这个方面有关。”

    苏锐觉得自己是不可能问出什么关键性的信息来了,他深深吸了了一口气:“小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莎普拉。”这个女忍者说道:“当然,这是米国名字,我还有个东洋名字,叫宫崎川美子。”

    “哦,川妹子啊。”苏锐笑了笑。

    那混血女忍者可没听出来这句话和自己名字的区别。

    “对了,你是上忍吧?”苏锐问道。

    “是的,今年刚刚成为上忍。”宫崎川美子点了点头。

    不到三十岁的上忍,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这样的天赋,或许都不在久洋纯子之下了,只是可惜的是,这样的人不仅没有在东洋本土扬名,反而在米国的角落里苦苦求生存。

    “你们这个组织,目前和大丸流之间的关系……”苏锐又试探地问了一句。

    因为他大概能够对目前的局势做出一些判断,所以也生怕自己的某句话会触动这个混血小姐姐的伤心事。

    在米国同时出现了两支忍者传承,这本身就是一件你死我活的事情。

    “我们快要被他们杀光了。”宫崎川美子说到这里,眸光黯了一下:“还剩不到十个人。”

    不到十个人?

    这也太凄惨了!

    听了这句话,苏锐的表情立刻变得艰难了起来!

    “很抱歉,我不该问的。”苏锐沉声说道。

    “这没什么不该问的,您既然是和大人一起来的,那么,我们便无需对你们有任何保留。”宫崎川美子说道:“我们只剩下了两个神忍了,一个是我的母亲,现在也受了伤,另外一个也下落不明。”

    宫崎川美子的母亲让她来接人,这姑娘却没想到,竟然接到了邓年康,这无疑带给了她生之希望。

    而这时候,坐在前排的邓年康忽然睁开了眼睛,说了一句:“宫崎川美子,你身边的这个人,就是你们的新主人。”

    ps:第二章第三章连在一起发啦,最近烈焰真是有点勤奋啊,另外,综艺打榜的那个,最近大家不要在这个上面花钱了,毕竟平和看书的心情更重要,烈焰看到了烈焰军团的心意,也感谢大家陪伴烈焰这么久,希望烈焰可以写出更好的故事给大家看。

      <code id='553eb'></code><style id='1b779'></style>
    • <acronym id='847d3'></acronym>
      <center id='ca86c'><center id='d6cfe'><tfoot id='822af'></tfoot></center><abbr id='4d9cc'><dir id='103c3'><tfoot id='1d60f'></tfoot><noframes id='d442f'>

    • <optgroup id='d89c5'><strike id='4bca3'><sup id='9ae2a'></sup></strike><code id='46c05'></code></optgroup>
        1. <b id='fa542'><label id='0bff6'><select id='2dbae'><dt id='0a455'><span id='04024'></span></dt></select></label></b><u id='a384d'></u>
          <i id='581fc'><strike id='66e1a'><tt id='6ebe9'><pre id='1872f'></pre></tt></strike></i>

              <code id='0f3eb'></code><style id='08153'></style>
            • <acronym id='0801e'></acronym>
              <center id='e70c2'><center id='3ab33'><tfoot id='b508a'></tfoot></center><abbr id='197e0'><dir id='45979'><tfoot id='c8e53'></tfoot><noframes id='f81aa'>

            • <optgroup id='bca86'><strike id='dbbfa'><sup id='2c880'></sup></strike><code id='fb8f0'></code></optgroup>
                1. <b id='4977b'><label id='896d3'><select id='439b5'><dt id='f8b66'><span id='9c024'></span></dt></select></label></b><u id='555c4'></u>
                  <i id='eb5e0'><strike id='b4e88'><tt id='e20e2'><pre id='fa1fd'></pre></tt></strike></i>

                      <code id='aab06'></code><style id='8979a'></style>
                    • <acronym id='55fd5'></acronym>
                      <center id='bd7df'><center id='db7d0'><tfoot id='4223b'></tfoot></center><abbr id='94c4e'><dir id='1ecea'><tfoot id='3b5cb'></tfoot><noframes id='4932d'>

                    • <optgroup id='94d76'><strike id='9f4e4'><sup id='9a360'></sup></strike><code id='bde66'></code></optgroup>
                        1. <b id='ee072'><label id='19f1f'><select id='96143'><dt id='3fb12'><span id='ee961'></span></dt></select></label></b><u id='124f1'></u>
                          <i id='fe40f'><strike id='c8bb1'><tt id='1bf1e'><pre id='97d70'></pre></tt></strike></i>